深夜裡,槍響了,燈火通明的警察分局裡陷入一片混亂。倉皇披衣起身的警察們立刻發現這是一場意外的慘劇,他們的一位值夜的同僚已經倒臥在辦公桌的血泊之中,冒著煙的警用手槍還緊緊握在死者的手上……。

在第二天的報紙社會版的一角,我們將會讀到一位為情所苦的年輕警察飲彈自殺的新聞。那段逼他走向絕路的感情,有時候是論及婚嫁的女友突然移情別戀,有時候涉及不倫的難解三角習題,有時候甚至不過是前一天與女友之間的一場爭吵……。我們還意外地發現,死者幾天前才剛因為工作的績優表現榮獲上級頒發的獎章。

沒有錯,即使他代表著司法執行的公權力,即使他穿上制服、配上了槍,即使他辦案時明察秋毫、鐵面無私,骨子裡他還是一個血肉之軀的凡人,和女友激烈吵架的委屈有時候已經足以讓他理性崩潰,暗夜裡無法自己地扣下扳機,了結了自己青春的生命……。

實際社會如此,在小說裡又如何呢?

追究辦案者的感情生活,一切還是得從神探福爾摩斯說起,沒辦法,誰叫我們要學詩人一樣問道:「是誰傳下這偵探的行業,黃昏裡點起一盞燈?」

追問福爾摩斯的戀愛史,幸虧也不困難,他的創造者小說家柯南.道爾在寫第一篇短篇小說〈波宮祕史〉(A Scandal in Bohemia)的時候,就揭露了福爾摩斯感情生活的密。

小說故事是說波希米亞王儲談了一場不能見容於王室的戀愛,對象是一位歌劇明星兼探險家的前衛女子艾玲.愛德勒(Irene Adler);後來王儲拋棄舊愛,準備與王室為他安排的門當戶對的鄰國公主結婚,不甘被棄的女子持出遊的合照威脅,揚言要將醜聞公諸於世。害怕釀成政治災難的王儲不得不微服來到貝克街二二一號B座,求助於福爾摩斯,委託他設法取回照片,他甚至情急地說:「我願意以國土的一省換回那張照片。」("…I would give one of the provinces of my kingdom to have that photograph. "

福爾摩斯與華生醫師連袂出馬,很快地就追蹤到那位女子居住的地方,也設計套出女子隱藏照片之處。但這位愛德勒女士並非凡夫俗子,她將計就計,反過來設計讓福爾摩斯撲空,栽了個大跟頭,這也是所有探案小說中福爾摩斯唯一的一次失手,而對手竟然是個在當時還有很多外部環境限制的弱女子。

雖然如此,福爾摩斯還是成功地阻止了醜聞的爆發,挽救了王儲的政治生命;感恩的波希米亞王儲把手上一隻價值連城的戒指脫下來,要送給福爾摩斯當謝禮,福爾摩斯卻開口請求要另一個「更有價值的東西」:艾玲.愛德勒的照片。不只如此,終其一生,福爾摩斯心中只有這位奇女子,按照柯南.道爾的說法:「對福爾摩斯來說,她將永遠是那位女士。」("For Sherlock Holmes, she was always the woman."

她將永遠是那位戴著「定冠詞」(the)高帽子的女士,也就是天下除了她別無其他女子的「那位女士」。直到如今,一個取名為「貝克街游擊隊」(Baker Street Irregular)的著名福爾摩斯書迷俱樂部,在他們每年的年度大會當中仍然只邀一名女士參加,那位女士當晚的尊稱就是「那位女士」(the woman

我們不得不問,這算不算密司脫福爾摩斯的感情生活呢?我的想法是算的,因為這是絕無僅有的關於福爾摩斯對異性反應的描繪。在其他所有的福爾摩斯的小說裡,福爾摩斯是不對任何女子動心的,言詞與行為上也沒有任何瓜葛,雖然他對愛德勒女士的愛慕也有點不食人間煙火,不含曖昧意味,他的表現更像是對棋逢對手的惺惺相惜。

創作者介紹

詹宏志先生

marcopolo1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